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uiyewenxue 的博客

桂叶文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  

2011-12-04 08:23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(之三)

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- guiyewenxue - guiyewenxue 的博客妙祥法师僧侣团行脚途中

二〇〇一年十一月初九上午

如是破戒恶行苾蒭,一切白衣(信众,居士)皆应守护,恭敬供养。我(佛)终不许诸在家者,以鞭杖等捶拷其身,或闭牢狱,或复呵骂……

昨天讲了,对破戒的比丘,“一切白衣、信众、居士皆应守护”,就是破戒的比丘你都得守护,“恭敬供养”。“我”,这是佛说的,“终不许诸在家者,以鞭杖等捶拷其身,或闭牢狱,或复呵骂。”

为什么要这么讲呢?因为你如果对比丘进行打骂的话,会使很多人对僧失去信心。第一个,首先是坏你心,谁动手谁坏,因为你嗔恨比丘。他只不过做了一些世间的事情,你认为不如法,你是按照这个佛法的要求去那么说的。所以说你起嗔恨心,首先坏其心。

坏其心什么呢?就是坏了你内心中的僧相。因为我们对僧相有个崇高的认识,无瑕的那种认识。因为僧相是完美无缺的,是放大光明,他是佛的化身。所以我们应该时时刻刻的,要追求今生今世成为一个真正的比丘。一个真正的比丘才是我们人生解脱的根本。所以说,你心中认为他是比丘,如果你要动手去打比丘,那首先坏你的心,坏你的法身,将令你永远失去善根,而堕落地狱。

再一个就是,你如果将出家人,给关起来拷打以后,会使很多人,因为听到比丘的过失,或是因为你的拷打,而不再尊敬出家人,会使很多人失去信心。你知道,一旦对一个比丘失去信心,等于多生多劫地堕落苦海。由于这件事互相辗转传闻,会使很多人堕落苦海,这个罪可就大了。

而且,佛法中绝不允许这么做。因为佛法本来是完美无缺的,是无瑕的。但是由于个别人的行为,所造成的一点过失,造成了一点影响,这都属于魔和外道的作用,并不是说佛法真有那么个行为。佛法僧没有这种现象,这都是一些魔在作祟。我们有时候不认识。

比如我们在修道中,有时,人还是你这个人,但是魔已经进入你的心肺,你根本就不知道。这时候你会产生种种的情绪,包括忧伤啊、起烦恼啊,甚至哭啊、甚至笑啊、甚至生气、起嗔恨心等等。你不知道这是魔已经侵入你的心肺,它在鼓动你。明知道不对,但是你非得要那么做不可。守不住啊!实际上为什么那么做呢?是魔已经在你的心里呢,它起作用,它鼓动你。像发脾气似的,大点儿发吧,哭,使劲哭。明知应该别哭、别哭,哭伤身,干吗要哭呢?这边想着,那边却哭、哭、大哭不止。哎,魔跟你这么较劲。

所以你认为,都是自己在起作用。实际上你不知道,那个是魔。如果当时你要认识:哎,这不是魔吗?我哪能这样呢?我自己能控制自己呀,我本来不是这样啊。

你当时要是马上一念觉的时候,这个魔就像一张画面似的。咱看过《画皮》那本书。那个故事中,脸上贴一张假画面。等你要识破的时候,就像把这张假画面突然撕下去,它的本来面目马上就露出来了。当时你还伤心得不得了,嗔恨得不得了。可当你要识破的时候,啥都没有了!

所以说这种幻境太吓人了,你要不亲入其境,没有这个体会的话,永远不相信是魔在你身上起作用。你以为,(是外界的)他给我造成了烦恼,他这句话所引起了我不高兴,或你在事相上乱找原因……实际上呢,没有用。因为事相,它永远是个事相的东西,本来是一个无情的东西。为什么无情变成有情了?就是因为我们的心,在起心动念。

比如一个柱子,它就是一个木头,它有啥好坏呢?但你就能看出好坏来——圆不圆啊,方不方啊,色泽怎么样……这些东西哪来的?是你情感外加上的。是你心里动情了,有所想法,所加上的。所以说外界的一切情况都是无情的,是我们心里有情才引起了外境的变化。所以你怨谁呀?说是他惹我烦恼了,他不对了。根本就没那回事儿,我给你说,根本没那回事儿。

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- guiyewenxue - guiyewenxue 的博客 路上睡坟地

包括最普通的一个道理,你看看风,每天自然的风。有时候天热了,小凉风吹来了;哎,天冷了它刺激你皮肤啊。就这个风,它也不是无缘无故来的。根本就没有个风。哪来的?是你起心动念而来的。你不信,你心如果有了定力,风就减弱。因为你没有细心地观察,所以说不知道这个秘密。

像磕大头,你要一努力,这个风就感觉不出来。并不是感觉不出风来,而是风对你不起作用。并不是你磕大头克服了风,而是你心里的业力在消除,有了定力,风对你不起作用了。因为你的情不是那么多了,所以风对你就不起作用。它随着每个人业力的变化而变化,也就是说,随着你心的变化而变化。所以说,你若不明白这个道理,怎么能看得破呀?是不是?

所以说,给大家讲这些,就是通过这个,我们就看破了。所以我们不要被外境转,一切要看住自己的心,这是真实,这是真理。心为外境所转,那属于外道,外道才那么看呢。他被相转啊,一会儿这个,一会儿那个。或者是凡夫才那么看呢。作为一个佛弟子,那么看都是错误的,没有实际意义。

好,这里特别讲了不能打骂这个比丘。不管他是破戒,或者如何的,都不能打骂。因为你要知道,他现在破戒了,,甚至下了地狱。你看他下地狱是不假,但是他上来也快呀!一旦消除了业力,从地狱爬起来,那很快成就的。这个道理你可不能不知道!所以说,佛讲:受戒破戒,能成佛道。你不受戒永远成不了佛道。大家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。

尔时世尊,而说颂曰:

  瞻博迦华虽萎悴 而尚胜彼诸余华 

  破戒恶行诸苾蒭 犹胜一切外道众 

所以,佛说偈曰:“瞻博迦华虽萎悴,而尚胜彼诸余华”,“瞻博迦”可能是一种花名,虽然已经萎悴了,就是说这个花已经蔫了,已经不新鲜了,失去了它最兴旺的时期,而逐渐地萎缩了。

但是如果和其它的花来比,其它的花即使再怎么新鲜,还是瞻博迦花为胜。比如和草比,草永远是草,瞻博迦花永远胜于它。咱们都明白这道理,那花和草不一样,对不对?或是那个野花、小花和牡丹花比,你没法比。因为这牡丹它是花中之王。就是它坏了,它也是花中之王,它的名在那块,它有那个形象,远胜于草。

所以,佛就讲了,出家的比丘,有个别人虽然破戒了,但他还叫比丘啊!他从佛的王族里出来的,远胜于你这些凡夫,就是平民百姓(编者注:指还没有出家受戒的人)。

“破戒恶行诸苾蒭,犹胜一切外道众”,这些比丘虽然他破戒了,或者行了一些恶行,但犹胜于一切外道众。外道和那个比丘他没法比,第一个,比丘的形象,就已经超越了他不知多少万倍。就像你出家和没出家人一样。有的说我没出家能如何修行,但是你要知道,出家一天一夜二十劫不堕恶道。你在家再怎么修行,没法和出家功德相比。何况出家之后,这个僧相已经成立,它必然种下了无量的善根。这个善根,是个究竟的善根哪!它不是普通的善根。外道离这种善根不知远了多少万倍!他连知道都不知道。他不知道什么叫僧啊、佛啊、法啊,连知道都不知道。他在世间混呢。你说他能比吗?就像我们没学佛之前,我们和僧根本就不靠边,什么叫僧,根本就不知道,你怎么能成佛?佛法连半句你也闻不到啊!

所以虽然他破戒了,但他终归是能出家,另外确实闻过佛法。而本身带的那个僧相又是佛法的一部分。虽有种种的过失和恶习,但终归胜于那些没有学佛的,那些外道啊!

这个我深有体会,你我都有体会。你看他(破戒比丘)说一句话,能说到佛法哪句话上。我们如果没学佛,那没法和僧人比,僧人最次的那个——就甚至那个居士,我们都没法比。人家能知道有佛,我们没学佛前连佛都不知道。所以说“犹胜一切外道众”,这个道理大家要知道。

 佛告尊者优波离言:我终不许外道、俗人举苾蒭罪。我尚不许诸苾蒭僧不依于法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,何况驱摈?

佛不允许说这个僧人罪。“率尔呵举”,就是呵斥的意思,举是指摘、检举的意思。驱摈就是撵走啊、赶走啊。

当知有十非法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,便获大罪,诸有智者,皆不应受。何等为十?

率尔,即轻率、随便的意思。佛讲了,不允许率尔去呵斥,就是责备,或检举破戒的苾蒭。说“你这个僧人如何如何,你太不像话了,你怎么这样”的话,那都不行啊。不允许僧人和僧人之间说这些话,也不允许在白衣(在家人)面前说这些话。

有的人在白衣面前,就说“你看看,师父,你看他(某个僧人)这太不像话了。”完了,在居士面前不能讲这话,僧人的一切过失不能讲。我们有时候不加小心,有时候一气愤了,“你看他这个做得也不对呀”,如何如何的。那千万不能去讲。因为本来挺小的事情,如果你这一讲,就变成大事情了。

首先要保护住别人的那个善根,有善根才能脱离苦海。那点小过失,他今天有了,明天就改掉了。人能一样吗?是不是?他不一样啊。

就像那个污染的东西,如这个衣服被墨水所污染了,你用各种的洗涤剂,洗洗能洗掉,这没问题。如果你说了比丘的罪过,会达到什么程度呢?就等于把这件衣服烧个大窟窿,你用什么办法也补不上。你用水洗能洗成原样吗,你怎么去补啊?它已经烧了,就毁掉了。你说过失等于毁掉这个衣服一样。你不能因为小的问题来破大的!

他有一个小过失,比如说有人,就犯了骂一句人的过失,你就将他枪毙了?骂人是不对,但在你量罪轻重的时候是不一样的。那个骂人的过失,只是责备他一句就完事了,说一说他,改了就完事了。他骂一句,就给他枪毙了,不能那样啊。

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- guiyewenxue - guiyewenxue 的博客 妙祥法师

这也是一样,你不能因为僧人有点小过失,你就进行宣扬,破了所有的善根。他的过失小,你一旦说了,你犯的比他的罪犯得还大,得不偿失的事!你说我说时是好心,好心只能说是所犯罪重和轻的问题。所以说这个僧相不能破,这个是最主要的。有过失呢,都可以改。今天他犯了,明天他可能就改了,又成为一个好僧人,成为一个清净的僧人,他是可以忏悔的。但你要把别人善根破掉了,那就毁了,别人因此不信佛了,那才是生生世世的事情,可不能因小失大。

佛讲:何等为十?一者不和僧众于国王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。

“不和”就是不得、不应该的意思。

“不能在国王前”,这个是领导啊、国王或大官来了。正好我们是僧人在一起,得了,我就说:“某甲啊,你怎么这么样的?”就故意要说给国王听,或是在国王面前来呵斥某甲,这不行。因为什么?就像自己家的事情,他是你的脸,你把他脸给打破了,你怎么就得到光彩啊?那国王如果对佛法没有正信的话,听到就会怎么样呢?国王就会生气了,“这出家人,这里边这么不干净啊。”

他不说某甲不干净,而会说整个僧人里边还有不干净的话,会对僧人起反感,不护持僧人。这不护持一个僧人可以,不护持十个也行,他连整个佛法也不护持了。甚至采取了各种的手段,定了一些不合理的制度,对出家人进行制裁。由此而制裁所有的出家人,所有的出家人都受到限制,佛法还从哪弘扬呢?而且会使很多人失去善根,再也没有接受佛法的机会了。你说过失多大?所以说,家丑不能外扬。

另外,特别在国王面前更不应该讲,一定保持僧人的好,一问:“僧人怎么样?”“好!”因为是自己家的一点事,是不是?不能说出去。如果说了,国王一旦失去信心。他有权力呀,他要下一个错误的决定,就坏了。如果一旦说错了话,会使整个佛教受到重大的损失。所以说我们不应该在国王面前举比丘罪。

二者不和僧众于梵志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。

不能在“梵志众前”,就是于修外道的面前。这些修梵志的,就是外道众的意思。就是像道教啦或是什么教啦,不能在他们面前说僧人的过失,或是呵斥都不可以。你一说,他那些人就瞧不起佛法。他本来应该改邪归正的,因为你呵举某个僧人,他就认为僧众不清净,失去了改邪归正的机会,会产生邪念,这不应该。

三者不和僧众于宰官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。

也不允许在宰相,还有县官,包括那一些有权位的世间官人前,不能讲僧人过失。现在就成为一个大颠倒,有个别管宗教的人,才不管你那个呢。看到出家人有不足的地方,他是真说啊,真管你,什么话都敢讲。所以这都是大病啊!如果我们僧人在这个上,再给加个杠:“对,管得好!他这人呢,太不像话了,你把他制裁才行呢!”坏了,就算对他进行制裁了,实际上,他反过来也会对你进行制裁。而且,以后他对所有的僧人都要制裁,那时候佛法就要毁掉了。在他面前也不能讲。

四者不和僧众于诸长者、居士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。

也不能在长者,就是有德的人才。就所谓的世间人,比如在这一族,这个人是最高的,有德行的,家庭环境比较好的,这个叫长者。在长者面前,或是居士众前,也不能说。我们有时候,老犯这毛病。居士在道场住着,在居士面前,有时候不管这些,就说了:“你怎么回事儿?某甲沙弥,你这样子的?”这不能讲,这讲了都不行啊,在居士面前绝对不能讲。或是跟居士在一起干活的时候,绝对不可以呵斥僧人的过失。

另外,还得注意什么呢,依教奉行。在居士面前,比如师父或是别人安排活的时候,你可千万加小心,别引起矛盾。你比如师兄弟之间,可能是某沙弥告诉亲某了,说:“你,亲某,去把那个墙上的洞好好砸一砸。”亲某不能说:“我不去。”就算亲某如果说:“我还有别的事。”你不能再说:“你看你这个人,我告诉你干点活,你什么都不干。”这种话,两人都不能讲。他不能顶嘴,你也不能去再把这个事情扩大了,这个事就得忍耐下去。

这某沙弥我得说你了,上回砸墙上的洞,(你坐那,没事,我是举例子说)砸洞的时候,我说:“你这怎么……”我是怎么说来着,我告诉你这个洞如何的砸法。然后我走了,你就在那说:“师父还叫我这么砸呀,你看这我能砸得动么?”吵吵几句,那林工就过去了,林工说:“那我来砸!”

那林工虽然是去砸了,好像替你解忧,实际上,他想维护师父这句话。但同时这里都有过失,埋怨的话叫白衣听了不行啊!我都没敢跟你顶嘴。因为这个环境不允许我再说——我找你算帐,我说:“你干吗,师父说话,你还敢这么样的?”我都没敢找你,我都扭头就得走,这就赶紧回避了,不能造成矛盾。

后来林工去了,我告诉亲某,我说:“你上去,你把林工替下来。”是告诉你了?还是告诉他了?上去把林工赶紧替下来,得这么处理。你这一句话给我吓坏了。你看我有权力吧,但是我也不能在这时说你们。你们也不应该在居士面前,就是不论这个我安排得对错,或是师兄弟安排得对错,都不能顶。你顶,到时候造成的这个印象不好,会说咱们僧众不和合。我给你说,干活事小,咱僧众和合的那个僧相事大。

所以这个大家要注意,咱们最容易犯的毛病,就在这。因为居士中,有很多他要出家的,他是我们的后备力量。如果你说多了,看毛病看多了,他不出家了。就像王工似的,一天没事儿就尽看僧人的过失,看来看去把自己看没了。本来我最同情他,一个是年龄大,另外他有点技术,这倒是小事,关键是年龄大也没啥去处。让他住在这里,也能有口吃的,至少可以护持三宝。但是,嘴不好,老说僧人过失。最后说来说去,就把自己说跑了。就算我不挑你,自个就不行了,龙天护法就不护持了。

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- guiyewenxue - guiyewenxue 的博客

所以说,有很多人为什么退道了?就是因为不断地说僧人的过失,居士说僧人的过失,僧人自己说僧人的过失,这样退道的。

很多发心的居士本来很好,来了以后,说:“师父你看那个怎么办?”处处都请教你。等你与居士两人处得时间长了,熟了,就不加小心,不加防备了,你和僧人之间说话也不分场合地点了,居士在旁边时,就说:“你看看,这个亲某他也不听话呀,他老迷迷糊糊,怎么回事呢?原先可发心,现在怎么这样呢?”  

这话不能讲啊!你俩说话是这么说了,觉得没什么。但是旁边的人听见心想:啊,僧人也这样。我原先寻思,那个僧人形象不知道是多么光荣啊,我将来还要出家。原来你们这个僧团也不清净啊,得了,我走吧!就退道了。这里不出家上哪去呢?还是在家当居士好。

现在为什么很多的居士不上寺院?就因为有人赞成在家当居士好,不赞成僧人,而说僧众的过失过多。所以就造成这种现象,使居士失掉了信心。另外我们僧人之间又不加小心,不知道损失掉僧相的害处,不知道僧相的利益。僧相一旦损失了,这个害处那是无量无边,那是叫人堕落地狱。

就像一个大法船似的,人家本来要乘这个船,可以渡过苦海。你硬在旁边拦着,说:“不行啊!这船走一半,船就得漏,你看那块坏了,那块掉漆了。你走到半道上……”老是去诅咒。正好大船走了,这个人只好乘一个别的小帆船,大风一来了,可能这人就掉到海里淹死了。因为他的小帆船过不了苦海。只有这个大船能救他,但是你又给拦住了,不许他登这大船,你说你不是害人吗,是不是?你有意也好,无意也好,终究是害人。所以你不能那样,不能拦着人家不让登大船。本来他就够危险的,在苦海里挣扎着。好不容易知道有三宝,我们应该去教他恭敬三宝,将来好出家修道。本来是鼓舞信心的,因为我们自己无知,不知道这个厉害,由于说僧众的过失,而令人最后失掉信心。这等于把他这个人又推进大海里,推到生死苦海里。这就是见死不救了。

五者女人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。

也不能在女人众前说僧人的过失。这个女人,有两种女人,有一种信佛的女人,恭敬僧人的女人;一种还没有信佛的女人。如果她恭敬僧人,你却在她面前说僧众的过失,她会失掉信心。因为女人成佛必须得转男身,因此女人必须得恭敬男子,最后才能成佛的。一旦她失去了对男子、男身这种好相的恭敬,而失去信心,会使她堕落,永远不能脱离女身。

另外,女人容易嘲笑别人。有一种女人,就是暗中嘲笑。如果你要是说了这个僧人的过失,她心中暗暗嘲笑,一旦嘲笑,坏她自己的法身,坏她自己的心。

而且女人再一个就是两舌的多,她会辗转地唠嗑,和别的女人唠嗑,“哎呀,那天怎么怎么的了。”那长舌总去讲,说三道四的。本来是不点事,她给夸张得那么大。最后弄得满天风雨。

另外女人好嫉妒,有很重的嫉妒心。你说某人了,她就会起一定的想法,在里面就挑拨是非了,“你看谁又说你了,你可得加点小心啊!”她去告诉那个人,那个人以后就对你起了嗔恨心。本来没有啥事,都是一时的气话,或是一时的小问题,最后由于女人的辗转,使很多人失去了解脱的机会,造无边的口业。

另外有个别的女人,也会有空可钻。她那个眼睛啊,像毒蛇似的,像针似的,看谁有过失。咱这个僧团就像铜墙铁壁似的,她就像什么呢?就像是小虫子,就是到处找窟窿去,找你里面的漏洞。她要把你给吃了,要把你给拉下水。如果你这里有一个漏洞露出来了,她就心中暗喜,“噢,可算在这清净之中找出一点不足了。”这一是满足她的心愿,另外她要下手,从僧众下手。

比如说,你说一个人不好,她就可能知道这个人有点什么弱点了。妥了,她就开始做这个人的工作了。大展其能,就是来引诱这些男人,最后达到她那种卑鄙的目的,最后叫你在僧团里整个地坏下去。你说多厉害啊!那女人可了不得!所以她见缝就钻!千万不要说僧众过失,要远离女人!特别不要在女人面前讲,无论她信佛不信佛,都不能讲。如果你不在女人面前讲,她对僧人有一个这种真正清净相,她将来会得到解脱。就算有了过失,你不讲,她也会得到了一定的正见。因为啥呢?她不知道你有过失,她对你还恭敬,恭敬以后,实际上还是成就她。

六者男子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。

不允许在这个男子面前说僧人的过失。一切男子,他都是七宝身,而且很容易得到这个出家的机会,出家很容易成就的。在他面前讲僧人过失,会坏掉他的信心。另外,这男子都是我们的前生父母,所以我们应该恭敬。另一方面,我们对一切男子还有教化的责任,令他们能够生起信心,将来好出家。不能破了僧相,破了僧相会造很多的业。不出家就是造业,是不是?一人造业就会影响一大批人。

所以说,不能在男子面前“率尔呵举破戒苾蒭”。而且男人还有很多的嗔恨心,还有行为啊。嗔恨心一旦大了,他对苾蒭采取行为就坏了,或是骂,或是砍,都是由于嘴的口业所造成的。

 七者净人众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。

这个净人哪,就是包括给你办事情的人。这个我给你说,最加小心。我们那有很多净人,特别是男净人。比如说互相办事,咱们需要人家护持。因为他为三宝服务,在近前护持僧人去办些事。咱有很多事情做不了。而且佛法需要,特别是僧团需要很多的净人来护持。他们本来是一心一意来护持佛法的。但是由于我们互相呵举那破戒的比丘,说僧众的过失,会使他失掉信心,最后不护持你了。而且本来应该做的事情,他也认为不对了。

有些我们做不到的事情,比如说出外,买车票啦,买东西啦,必须由净人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,保护僧人的戒律。等到你一旦说僧众的过失,他听久了以后,对僧人产生烦恼,认为你所做的一切事情,都是不如法的。而大肆宣传:你看看,那天谁还叫我买这个呢,他说买饼好。他不愿意吃馒头,说吃饼好,你看贪不贪?他知道很多事情,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他会认为不正常。

因为啥呢?我给举个例子。买饼买馒头,都是他自己说出的,最后问师父:“你看决定买哪个?”师父说哪个都行。他说:“买饼行不行?”师父说行。反过来他就颠倒话了,说师父要饼,不要馒头。本来是很正常的话,如果他对你失掉信心,他会说出很多非真实的“事实”。大家还认为他说的话比较可信,即使说假话,大家也就相信他三分。因为他经常在师父跟前,常做净人哪!知道很多事情,如果他失掉信心了,都会给你说出去的。失掉信心,是坏了他的心,另外对僧团的破坏性就更大了,而且还形成了一种“事实”。

 八者众多苾蒭、苾蒭尼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。

特别不能在比丘尼面前,和众多比丘面前,说僧人的过失。

比如说一个人犯过失了。正好他过来了,一看他走慢了。这个时候有那么多的人,还有比丘尼,你不能语气很不好地说:“某(沙弥)快点儿!你怎么这么慢呢?”不能说啊!你说他你捡不着!而且大家笑话的不是他,而笑话的是你,没有身份,没有教化好。另外,他们特别会笑话什么呢?笑话僧团的不清净,而且笑话有这么多的破戒的苾蒭。他们也会失掉信心。

而且比丘尼,她们不会实行八敬法,对大僧不恭敬了,而产生了那种邪知邪见。现在这个女人世界,你不知道,这女人可厉害了,出家后她也厉害。所以说,她们很难调服。佛制定比丘尼必须行八敬法才能成为比丘尼,才能得戒。不行八敬法,比丘尼马上就破戒。如果你在她面前,呵举破戒的比丘,她对比丘失掉信心,不恭敬。不从表面,就从心里不恭敬,都会失掉八敬法的,她的比丘尼戒实际上已经不成立了。你想一想,你破了自己的法,也破了她的法,这都是不行的。所以说我们大家不能在众多苾蒭和苾蒭尼前,率尔呵举破戒比丘。

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- guiyewenxue - guiyewenxue 的博客    

行脚途中晚上睡,野地

 九者宿怨嫌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。

你不能在过去有怨恨,和我们有仇的人面前,去呵举破戒比丘。比如说你们俩有矛盾,你们俩过去就有这个宿怨,非常地嗔恨他。因为你嗔恨他,就转移目标了,没法说他,怎么办呢?正好有比丘过来了,或是有谁提到比丘的事情,你就大举比丘的过失,用比丘来作比喻,说比丘的过失,来攻击宿怨嫌的人。拿比丘来影射这个人,而达到报复的目的,这样会使怨恨更加深。

而且那个人,会更加嗔恨。不光嗔恨你,同样嗔恨比丘。因为你拿比丘来攻击他,他为了恨你,也得恨比丘。是不是?所以说,这样的话会造成仇上加仇。不光是在你身上有点仇恨,最后还转移到僧人面前了,使他也堕落了。所以特别加小心,不能这样做。因为在怨嫌前说僧众的过失,会仇上加仇的。就算你不是影射他,你在跟前说,都会仇上加仇的。

一切僧人是清净的,如果不说僧人的过失,能把你仇恨化解了。比如说,我和某人本有不合的地方。但是,我称赞僧众的好,他也称赞僧众的好。这么说来说去,我们俩的心自然就合了。你知道吗?所以僧相能解除一切冤仇。

如果你也说僧众不好,我也说僧众不好。哎,两人说来说去,反而原先的仇没解,再仇上加仇。你俩越来越坚固,还都谤了僧众,那个仇不会解开。就算你想解开,也没有这么解的。为了达到解除仇恨,去说僧众过失,那不会解开的,而只能加重。因为你用错了药,你把毒药当甘露了。想治病,毒药当甘露,你说能治病吗?它不能治病,只会被毒死。所以不能在“宿怨嫌前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”。

十者内怀忿恨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。

就是说心里不平的时候,你不要去讲破戒苾蒭的过失。因为你讲出那个话,绝不是一种让他改正的话,而且,苾蒭的破戒行为,在这个基础上,又加上你的嗔恨心,只能把这个破戒的事情越来越扩大。同时,让你的嗔恨心越来越大,越说越造业,越说心里的嗔恨心越起来。只能越来越坏你的心,所以说不能讲。

特别内怀忿恨,如果这个人确实有那么回事儿。但是你那个心眼不正,说出一遍坏你一遍心。如果你要不说,虽然你心里有嗔恨心,我们有时候也有发脾气的时候,但是你只要咬牙忍得住不说就行。比如说,这人有过失,我就忍得住不说。他是个比丘,你要不讲,那个嗔恨心很快就下去。因为什么呢?因为你在保护着僧人的形象,这个功德就能化解你心中的嗔火。这么样就能化解嗔火。如果你要是再怀嗔恨心,忿恨去讲,只能是火上加火。所以说,千万不能发脾气,说别人过失。

我们平时也要这样,发现谁有过失了,你如果发觉自己的心里不平,别讲,过一段时间再说。想给谁提意见,这时不能讲,你越讲事越乱。如果你要心里平静地去找他谈,他什么事也没有;如果你要心不平静,你找他谈,本来就算你有理的事儿,越谈他越发火。

那 “理”有什么用呢?关键是你那个“心”。理是一方面,你要是有理了,更得心平气和去处理。心要不平,有理变成无理。本来是挺好的事,你非常有道理,但是你说他,他就不服。他怎么不服呢?你心先不服,心先有嗔恨心。你不是想帮助他,而是想使劲说他一顿。你自己心里不平,想把你那点儿气先出去再说。“你怎么对我这样呢?”你先出你的气。还没等达到你要的效果,气还没出去呢,他那边就翻脸了。不是他翻脸,是你的嗔恨心把他带动起来了。他本来就够上火的了,像火似的,应该拿水去浇,你又拿油去浇,你说那个火它能下去吗?火上浇油,最后适得其反。所以说,我们一定要注意,不能有嗔恨心去说谁的过失。

想帮助人,我们就得心平气和的。不管是去讲什么事情,你要退三步。什么叫“退三步”?一忍、再忍、三忍。忍完了以后,你再去考虑这个问题,能不能做。有时候忍一步呢,还行,忍两步呢,就做不到。不行,这心里非常难受,甚至不干了,“这哪能这样呢?这太委屈了,我做人也不能这样,我什么时候受过这气啊?”受不了了。

当你一旦有举动,要行动时,你再忍一下,说:“不行,我还得忍。”这时候忍了,马上就要爆发,谁到跟前,你甚至都要动手了,甚至就要破口大骂的那种程度。如果你再忍过去,那是什么?一片清凉。那个嗔恨心马上就化为甘露了,在这一点上,我们有时候功夫不到,只能忍一步、两步,等第三步就忍不过去了,就吃大亏了。所以大家,特别是在破戒的比丘面前,遇到认为不好事的时候,我们都应该注意这些方式。这不光是对破戒比丘,我们应该这么做。就是世间法,就平时一般事情,我们也应该这么做。何况是比丘呢,是不是?更得这么做。我们一定要加倍小心。如果我们这么做好了,马上就有无量的功德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