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uiyewenxue 的博客

桂叶文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(之四)  

2011-12-04 09:55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(之四) - guiyewenxue - guiyewenxue 的博客

二〇〇一年十一月初十上午

如是十种,名为非法,率尔呵举破戒苾蒭,便获大罪。设依实事而呵举者,尚不应受,况于非实?

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真有那种犯戒的事实,都不允许你说,讲得很明白。你说的是不是事实?确实是那么回事儿,那也不允许讲。何况不实呢,那更不允许了。

诸有受者,亦得大罪。

如果真有这样的事,你如果去这么做,你就获大罪了。

由此可知,非但在家信众说比丘过恶,犯大重罪,必受恶报。身为出家僧众,说比丘过恶,也同样犯大重罪。因此,佛陀为了避免缁素造口业,特别教诫僧众,不得向未受具戒者说比丘过恶。(编者注:缁素,缁指出家人,素指在家人)

就是说,不但在家的信众说比丘罪过,要获大重罪,必受恶报。就是你身为出家众,也不允许乱说。出家众更不能向未受戒人说。若是同样受戒的出家众,为了法,在特殊情况下,互相讨论法,这是另外的开许。否则的话一概不得说。

我们通过这就知道了,不但是比丘不能讲,就我们沙弥和沙弥之间的事情也不能讲。张口就有漏。你起心动念就有漏,等张口呢,已经是漏得不行了,快漏完了。因果成熟从嘴里出来了,一下子漏到底。所以,千万不要看别人的过失。这里讲得很明确,所以说这本书非常好。

对一个真正修行人来讲,他明白不应该这样。为什么呢?这不像有个居士讲的,这是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。意思是这只许有犯的,不许有说的。实际上,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。他只是以世间那种说法去说,而且还觉得很在理。其实最不在理的东西就在这上面,往往我们把不是理的东西当成一种理来讲。

你说一遍,表面是说他的恶事,实际上你的起心动念不是那么个意思啊!你的起心动念并不是想帮助他,而是在泄私恨哪!你想一想,心里的起心动念,说他究竟是什么意思?是提高自己的觉悟啊,还是让别人警惕呀?都不是,只是挂着帮助人的名义而已。说我是帮助他,或者我是在警惕别人。实际上,往往真正的含义在哪呢?泄私恨,是嗔恨心的表示。你不信,你扒拉扒拉(意即让自己静下来,认真的思惟,反观自己的内心),一层画皮你把它去掉了。我说他的过失,是想帮助他、或是想警惕他、是想……(一层一层的反观,剖析自己的种种的思想)。

你把这皮一层一层扒开,扒完了这些皮,你看最后剩的是一片真心哪,还是剩了一个嗔恨心在里面?扒开皮一看,最后的东西,就是一个嗔恨心在起作用。就这么厉害!

所以说,我们根本就不会扒皮,我们稀里糊涂在那,心里怎么想怎么说。其实心里怎么想的,自己根本不知道。有很多的事情,我们都带着很多的色彩在里边。而且种子实际上就那么一个。什么是种子?无明!无明就是种子。

什么是无明?无明以后,再粗点的种子就是贪嗔痴。“一念无明变三细”嘛,变三细,变了。等到这贪嗔痴又变成了身口意,又不知变化成多少妄想,无数个变化,变成各种的烦恼。它需要各种的外衣披着来作掩护,借用各种的名义来起烦恼。这个是非常吓人的。你修道要不会这样分析问题,你就上了大当。

再还有一些法门哪,什么所谓的方便法,你分析来分析去,最后什么都不是方便,就是妄语。撒句谎啊,说我方便方便。你方便——把你的方便全给扒拉光了,最后剩的就露出本形,就是犯妄语。有什么?就是犯妄语。妄语是什么?就是贪心作怪。

《戒经》——《萨婆多毗尼毗婆沙》卷六说:为大护佛法故(不应说比丘罪恶),若向白衣(就是在家人),说比丘罪恶,则前人(信众)于佛法中无信敬心。什么叫前人哪?就你面前的人,你前面的那个人叫前人。说比丘罪恶,令信众于佛法中无信敬心。一个真诚的信,和尊敬的心,被破坏了。

宁破塔坏像(此极重罪),不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过恶。

“破塔坏像”,你破塔呀,拆塔呀,破坏塔庙,塔包括塔和庙。坏像,就是毁坏佛像,各种佛像。“此极重罪”,这是下地狱的罪,极重罪。“不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过恶”,就是你宁可犯这个罪,都不能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的罪过。你说比丘罪恶的这个罪多大?比扒塔庙、毁佛像还重。

如果你说比丘的罪过,就等于非常直接地破坏佛法。因为僧还住世,你直接就破法身了。那个破坏塔庙,毁坏佛像还有间接过程。你说比丘的罪过直接就破了法身。

所以求受比丘戒时要有十个比丘作为授戒师,有十个清净比丘,你就得法身,得戒体。如果轻视僧,马上就不得戒体。没有僧不得戒体。你想一想,这是直接的事情,它不像间接的事情。所以说,如果你要没有信心和恭敬的心,宁破塔坏像,也决不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过恶。

若说过罪,则破法身。说比丘过恶(是非)的人,其罪业超过毁破佛塔、佛像的重罪。

说比丘过恶是非的人,罪业就这么大。我们还以为,这是人之常情,那谁不说啊,唠几句家常嗑,唠唠心里话啊。你不知道,我们平时所谓的唠家常嗑,说心里话呀,实际上有时候不知不觉中已经犯了无量的罪,我们根本就不知道。

我们平时的作为,在没出家之前,互相说什么东西(过恶),你以为那叫正常啊?那不是做人的标准,实际上是我们造业的一种习性。我们不能把这在家造业的习性,作为今后修行的一个标准。那个习性得彻底放下。我们如果不出家,喋喋不休的,没事就说,实际上连当普通人都不够格。

像你没出家前修无线电器的,没事,一边修电视一边唠上闲嗑了,那嘴就那么说了。干别的活时,没事就跟人讲。那开车的也是,今天坐车发现很多毛病,外边的司机一边开方向盘,为了引起兴趣,找一些话头就讲了。家庭妇女也是,这家出点什么事了,东家长西家短的,老是讲。人无始劫就养成这么一种习性,喜欢说。还有人呢,喜欢听。有的专门串门子,专门去讲这些事情,都是一种是非的事情。每天你修那点东西,全在这漏出去了。自己还不知道,说我一天修挺好挺好的,挺努力了。是努力了,刚努力了没有十二小时,那晚上趿拉个鞋,上那边,敲敲门进去了。坐一会儿,喝一杯水,张口一说,就像上厕所似的,全漏出去了。人就是这毛病,你憋不住两天,保证得把话说出去。

所以口业是人的一大弊病。而且,特别是我们中国人的习性,那外国人还能好一些。外国人他们喜欢忙于事业,回去就研究自己那点儿东西,喜欢唠闲嗑的少。中国人不一样,坐那里,就是不断讲,这样的习性。讲故事啊,天南海北的就唠。特别是冬天没啥事,总是唠,一唠唠到半夜。

所以说,习惯,什么叫习惯?就是漏,就是造业的习惯。所以大家一定要知道,平时啊,唠闲话就是造业,而且在造业之中最重的业,就是说比丘过恶。这个是最可怕的。而且我们的习性,首先就表现在口业上。

《信力入印法门经》卷五,佛陀告诉文殊菩萨说:(前略)若其有人谤菩萨者,彼人名为谤佛谤法。(中略)文殊师利!若有男子女人,恒河沙等诸佛塔庙,破坏焚烧。文殊师利!若复有男子女人,于信大乘菩萨众生,起嗔恚心骂辱毁訾。文殊师利!此罪过前,无量阿僧祇。

就是说,如果有人谤菩萨,就为谤佛、谤法。若男人、女人,若去破坏焚烧恒河沙诸佛塔庙,这个破坏塔庙的罪非常重。虽然重,但是你要以嗔恚心去辱骂信大乘菩萨众生,这个罪更重,要超过前面的罪,无量阿僧祇劫。

何以故?以从菩萨生诸佛故;以从诸佛有塔庙故;以因佛有一切世间诸天人故。是故供养诸菩萨者,即是供养诸佛如来。若有供养诸菩萨者,即是供养三世诸佛。毁訾菩萨,即是毁訾三世诸佛。此中所谓菩萨,是指修学大乘佛法的人。

如果骂、毁谤大乘菩萨,比丘就是比丘戒菩萨,那属于大乘菩萨。“以从菩萨生诸佛故”,没有菩萨就不会有佛的缘故,你把这条路给毁了,还了得。“以从诸佛有塔庙故”,先有菩萨才生诸佛,有了佛以后才有塔庙。先有菩萨,你如果把菩萨毁了,就连佛也没有了。你毁了塔庙呢,佛还在。由于这个原因,毁訾菩萨的罪,重于破坏焚烧诸佛塔庙。

《佛说华手经》卷七说:“佛告舍利弗:若人障碍坏菩萨心,得无量罪。如人欲坏无价宝珠,是人则失无量财利。如是舍利弗!若人坏乱菩萨心者,则为毁灭无量法宝。(中略)舍利弗,譬如有人坏日宫殿,是人则为灭四天下众生光明。如是舍利弗!若人坏乱菩萨心者,当知是人则为毁灭十方世界一切众生大法光明。

就是说,你要是毁灭、诽谤,或是坏掉菩萨的心,修行佛法的菩萨心,得无量罪。就像什么呢,就像毁灭了宝珠,这宝珠非常的珍贵,你认为没有价值,将它砸碎了,等于失去无量的财产,所有的财产就等于扔掉了。

如果有人坏乱菩萨的心,就好像有人坏日宫殿,就把太阳给坏了,如果将太阳挡起来,天下还有光明吗?天下所有人都失去光明。“坏乱菩萨心者,当知是人则为毁灭十方世界一切众生大法光明”,你如果要坏了菩萨心,等于把世界全弄黑暗了,所有的众生都失去光明。

有人说:“我才坏一个人啊,我没坏那么多人,那不对啊!”一个人,一就是一切,一切就是一。一切都是你,你也是一切。就是这么个道理。你毁灭了一个人,就等于毁灭了天下所有的众生。如果你救一个小众生,你就等于救所有天下众生一样。所以说一切唯心造,整个世界都没离开那个心。你毁了你这个菩萨的心,就等于毁掉你整个的身心世界,就把世界给毁了。这个世界是无边无际的。

(中略)当知破坏菩萨心者,则得无量无边深罪。

得无量无边的深罪。所以说,千万小心哪!说你看咱这僧团有二三十人,二十多人中,我只说一个人,我没说其他人,那二十三个人都挺好,就是那第二十四人有点毛病,我说他不要紧,那些人我都赞成。我就说他一个人过失,这说明我的心,还没有坏到底。你要知道,说一人哪,一人也是太阳,二十四人还是这个太阳。因为太阳呢,它就是太阳,太阳永远地可以化出无数亿。天下所有的僧人既是一个,又是无量,无量又是一个。你毁了一个,就等于毁了整个一样,就是这么大。所以你的过失就是这样。你供养一个僧人,就等于供养天下的僧人;你供养天下僧人,又等于供养一个僧人。

这个道理,我们一定要明白,不能因为量的多少而有取舍。我说的轻重,对哪个都是一样的。有人不明白这道理,认为我就说他一个人,那些人我没说。说哪个也不行,因为都是一体的东西。

就像我这一个手掌。你说我砍这个大手指,大手指疼;我砍这二手指,二手指疼;三手指疼;四手指疼;那小的手指,你砍它,它不疼啊?谁疼?还不都是你手掌疼?它不是手指疼,是你那个心疼!砍哪个手指不是你心疼?你说是不是?看着是五个,实际上还是一个,所以哪个都不能毁坏。这点大家要注意啊!

舍利弗!如人恶心出佛身血,若复有人破戒不信,毁坏舍离是菩萨心者,其罪正等。

“舍利弗,如人恶心出佛身血”,他怀恶意,要出佛身血,并不是无缘无故的。若复有人破戒,不信佛法了,“毁坏舍离是菩萨心者”,和出佛身血,“其罪正等”,就是说这个罪业,和出佛身血没有什么两样的。直接出佛身血,和毁掉菩萨是一样的,和谤僧是一样的,它俩是一样罪过,这个罪正等。

舍利弗!置是恶心出佛身血,我说具足五逆重罪;若人毁坏菩萨心者,其罪过此。

这又说了,如果恶心出佛身血,可以具足五逆重罪,五逆重罪就得下地狱了。“若人毁坏菩萨心者,其罪过此。”你出佛身血,说老实话,那只是毁犯佛身的问题。如果你要是毁坏了菩萨心者,就断了他成佛的因缘。你要出佛身血呀,佛还是佛,佛是不会受损害的。但是要把这菩萨心给坏了,他不能成佛了,等于没有佛了,把佛灭掉了,所以说你的罪过远远地大于前者。

何以故?起五逆罪,尚不能坏一佛之法,若人毁坏菩萨心者,则为断灭一切佛法。

你行五逆罪,你尚不能毁犯一佛之法。一佛的教法只能伤了一毫毛。伤佛的教法一小部分,一毫毛的罪。如果你毁犯菩萨心者,就断灭了一切佛法。没有菩萨就不能产成佛,所以说一切法都不生。

舍利弗!譬如杀牛,则为已坏乳酪及酥。如是舍利弗!若人破坏菩萨心者,则为断灭一切佛慧。

就是比如杀牛,杀牛以后,你再想吃乳酪,根本就没有了。就像刚才举的例子,你把菩萨坏了,哪儿来的佛呀?你把牛杀了,想再要牛乳酪,它就没有了。只有牛才能生乳酪呢。把菩萨毁坏了,你再上哪找佛去?就没有佛了。

是故舍利弗!若人破戒不信,呵骂訾毁坏菩萨心,当知此罪过于五逆。世间若无僧众则无佛法,所以宣说僧众是非的人,就是毁灭佛法,其罪业无量无边。

就是说末法时期,得靠谁来传佛法呢?得靠僧。佛法弘传三千多年了,是因为有僧,佛法才延续下去,没有僧就没有佛法。你把僧先毁掉了,还想得佛法?你是断灭佛法。所以说无僧,就没有佛法。说僧的罪过是无量无边的。

《谤佛经》佛陀告诉不畏行菩萨说:(前略)尔时彼长者子,说彼比丘毁破净戒,彼(长者子)恶业报,九十千年堕大地狱;于五百世,虽生人中,受黄门身,生夷人中,生邪见家;于六百世,生盲无舌。

(编者注:彼比丘并没有毁破净戒,是一位说法法师,名曰辩积,教化众生,有大因缘。彼长者子,以恶心而加以诬陷毁谤。)

这《谤佛经》中,佛告诉不畏行菩萨,彼长者子说那个比丘已经犯了戒,毁破净戒,如何如何的,说了很多难听话。所以这个长者子,因恶报业报,九十千年,千年就已够多了,九十千年堕大地狱里。从地狱出来,再生到人中,五百世受黄门身。黄门身大家都知道,指的是像太监了。生夷人,就是边地人。

生邪见人家,尽是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呢?专门是大仙啊,胡说八道那一类的家庭。就是别人都说很好的,他非说不对;哪吵架,他都要插一言,哪有事都得有他。国家本来挺好,他也说坏;别人家庭过得挺好,他也说不好,专门搬弄是非,专门说不是的人,总是产生邪见。生在那种邪见人家。

“于六百世生盲无舌”,出生后,眼睛是瞎的,没有舌头,不能说话,就是哑巴。就这么厉害。

若见法师实破戒者,不得生嗔,尚不应说。何况耳闻而得说耶?

如果见法师,“实”,确实是破戒了,不得生嗔。就你亲眼见到那个法师做得不对,你也不能去讲去,不得起嗔恚心。这个“实破”,你亲眼看着都不许说,何况是你耳朵听说的,听张三李四说的,根本没看见,那就更不应该了。

善男子!若有挑拨一切众生眼目罪聚,若以嗔心看法师者,所有罪业过彼罪聚。

所有的人,本来都将法师当作今后学习的榜样,信心十足。你这一说,最后等于坏了所有人的善根。

即使法师本来他是破戒的,但大家不知道时,跟他学,还能学点东西,学的东西反而不失去。如果一旦知道了,就等于大家眼睛马上就是一片瞎,完了,这法师也不见了,马上这法师就没有了。而再看法师,就是罪恶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(之四) - guiyewenxue - guiyewenxue 的博客

若断一切诸众生命所有罪聚,若有于法师,生于恶心,迳回面顷,所得罪聚,彼前罪聚于此罪聚,一百分中不等其一……乃至优波尼沙陀分中,不等其一。何以故?若谤法师,即是谤佛。毁谤法师,(无论其事真假)罪同谤佛;其毁谤人,必堕无间地狱,受大苦报,无解脱之期。

所以对法师,好坏都不能讲。特别是好的方面,只能称赞。你不管看到的是否是事实,无论真和假,你都不能讲。就真的也不能讲,你不受教育可以,但他还可以教育别人。所以你一旦毁犯了法师,就等于谤佛,因为他代表佛说法,他那个位置特别的重要。我们不管这人如何,必须尊重法。就这个人你平时非常熟悉,一旦他要是上座讲法了,你都得像佛一样对待和恭敬,那才行呢,因为他的身份已经不同了。

《大乘宝要义论》卷四说:“如《地藏十轮经》云:佛言:地藏!(中略)彼等愚痴旃陀罗人,不怖不观后世果报,于我法中出家人所,若是法器,若非法器,以种种缘伺求过失。谓以恶言克责楚挞其身,制止资身所有受用,复于种种俗事业中而生条制,或窥其迟缓,或觇其承事。求过失已,而为条制,如是乃至欲害其命,彼诸人等于三世一切佛世尊所生极过失,当堕阿鼻大地狱中,断灭善根,焚烧相续,一切智者常所远离。”

这个《大乘宝要义论》卷四说,如《地藏十轮经》讲,佛告诉地藏,有彼愚痴旃陀罗人,不怖不观后世果报。对于出家人,若是法器(清净的比丘),若非法器(戒行不清净,或者已经破戒的比丘),(愚痴旃陀罗人)由于他的愚痴,用种种的缘由,就是各种的原因,去看比丘的过失。以恶言骂比丘,或责备比丘,或是鞭打其身。或是制止比丘自身所有受用,就是包括衣食住行等资身用具,都剥夺抢占,把这所有的物资都给没收了。

“于种种俗事业中而生条制”,在一些很正常的事情上,应该得到的基本权利,基本待遇,不应该限制的,也给他各种的限制。“或窥其迟缓,或觇其承事。求过失已,而为条制。”偷偷地查看其中的事情。比丘出家修道,为断俗缘,有很多不能做的世间事情,不与人争。他却从中寻找机会,寻求过失,然后制定出种种的限制。

“或觇其承事”,看看他过去都受什么样的教育了,是谁教育的?而且,主要是去找人家过失,看人毛病。“而为条制”,而制了很多的条件来限制,就要制裁他。

“如是乃至欲害其命”,甚至想害其生命。“彼诸人等”,就这种人,“于三世一切佛世尊所生极过失”,于佛法中生无量的过失,这个人就当堕落阿鼻地狱,大地狱中。而善根越来越少,越来越没有。“断灭善根”,没有善根,堕地狱善根毁灭了。“焚烧相续,受大果报”,受大果报啊。“一切智者常所远离”,真正有智慧的人要远离这种现象,不能求人过失。

有的人专门是好听小道消息,正经传的东西他不听,老瞅门缝。你正常跟他谈话的时候,他认为你说的不是真心话。他不相信人说真心话,他相信什么呢?背后的话。比如人家两人在那柴房里唠嗑,或在斋堂里唠嗑。他在背后一听,噢,你这才是真心话呢,他以为这是真心话。当别人当他面说话,他说:“你又开始骗我。”这都是属于什么呢?求人过失的人,这将来都要堕大地狱的,所以智者常远离。

这是众生好犯的一种毛病。平时两人在一起,跟他正经谈话的时候,拿出真心去谈了,他不相信你,这是最大的一个弊病。以为自己有智慧,你看我多好,别人想糊弄我肯定糊弄不了。你和我说话,我就知道你在撒谎。有这个心就可能堕地狱里去,你说多重吧!

我们人和人之间贵在真诚,只要有个人跟我们说话,我们都要相信人的真实性、诚实性。我们没等说话呢,就先怀疑人家在骗我们。现在人不就是这样,哪有真话?两人见面了,“你上哪儿去?”就上哪儿去,他都不告诉人真话。就是告诉,另一人也不相信。你说上哪儿去了,真去了吗?现在全是不相信别人,这都有极大的过失。

一个真正的人,首先要相信别人,别人说那个话就是真的,就小孩当你面说那话都是真的,没有假话。要相信人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。做一个人,如果不相信别人,这时我们本身已经变为愚痴。怎么愚痴了?你就等于不相信自己一样。

所以说,过去也是这样,你看无论谁跟我讲话,从来我都相信。跟我起过誓的,甚至出家人,跟我说了:“我这一辈子跟着师父,你放心得了。”我从来没怀疑过,而说:“他说的是假话。”认为都是真话。你这才是真正的有智慧,这才是真智呢。因为你守住那个心,用真心对待一切人,你不糊弄别人,别人就不会糊弄你。之所以别人糊弄你,就说明你曾经糊弄过别人。

另外,不要听小道消息。我们最大的毛病,喜欢听小道消息,听背后说什么,那些东西要远离。比如有的人听到后就告诉师父,“哎呀,他所说的,其实心里不是那么想的,师父,他在糊弄你呀!他当着你面是这么说,他背后想的是又一面。”不要去想他背后讲的什么,背后永远是一种背后的东西,并不真实,真实的东西就是眼前的东西。而且我们也不要追求背后的东西。你觉得他背后所说的,和正面所说的有区别,好像是心里话,实际上还真不是心里话。背后的往往是牢骚,都是不真实的。而当面的讲话是一本正经的,因为他拿出最真诚的态度,来跟你讲的。真诚的话你不相信,相信背后的话,说明我们做人不光明。

另外,别人背后说话,不需要自己听的时候不要听。比如说这隔个帘,那面有两人说话。你在这面听着了,觉得不太顺耳,不能听,赶紧走。或人谈重要话,不听,赶紧走。因为啥?人家没来跟你讲,你不能盗人家语言,那犯盗啊!虽然他在那说,没避着你,但是你应该回避这个环境,不要去。

不要总好搜索别人的隐私,总是往那些屎尿(隐私)里抠,他越抠越觉得这个东西好,这里面肯定有宝贝。像上厕所,左扒拉右扒拉,你扒拉到底下,还是屎尿。它有什么用啊,你说能扒拉什么玩意儿出来?弄了一身埋埋汰汰的。没等从厕所扒出东西,就把你自己污染得浑身都是屎尿了。

所以最害人的事,就是找人隐私。人家本来扔了个垃圾,你全都当作宝贝收藏起来了。你目的干吗,不就想置人于死地吗,想害人家吗,想掌握人家吗,你目的不就是想抬高自己吗?所以说最坑人的东西就是这点,有智慧者要远离。就是这个事情,我们一定要看清楚。看不清楚,我们做人就不会做。

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(之四) - guiyewenxue - guiyewenxue 的博客

另外,通过这事情,再讲一下。就是我们走路,看什么东西要光明正大。比如这是窗户、门,我们走路的时候,要瞅这个门,谁在屋里。我们不能拿眼睛去斜视。用眼角啊,我拿眼睛扫一眼。能不能扫?你从那过去,顺便一扫就能瞅着屋里怎么回事,我们都不能扫。我们要想看这屋,必须得堂堂正正地转过身来,一本正经地看。而且同时要通知里面,我要过来看一看,这才行呢。你心得放正了,不能偷偷摸摸的。突然地闯进来了,我看看你们干什么呢?这种事都不要做。不要发现人家有不对的地方,从而作为自己心里的快乐,这是落井下石的那种人。

要堂堂正正,不能用眼角去扫视人家。瞅人的时候,要转过身,要一本正经地把脸转过来,堂堂正正地跟人谈话,没有鬼鬼祟祟的那种状态。瞅门缝、瞅窗户,一般都不要瞅。要想看里面,我就堂堂正正地敲门。就能瞅到,我都不瞅,我在外面都能看到,从外面扫一眼,就知道屋里在干什么,那我也不看。能看到我也不看,克服那种毛病,不去看。

怎么做呢?就是堂堂正正地,把眼睛一耷拉一垂,然后堂堂正正敲门。你看一眼觉得占便宜,实际上你也被污染了。一个是你的心有偷心,这个污染大;另外他里面或者有各种不净的行为,每人有各种的行为,有人家自己的事情,如果你看到对你有什么好呢?只能污染你的心。否则,你永远不会有一个堂堂正正的大丈夫气概,宽容一切,得有这种气概。我们做事情就是这样,有很多“方便”的东西,我们不能使用,要远离。

就是说不能求人过失,千万不要求过失。你不去求,什么也不求,主动地制止自己一切求人过失的行为,包括很多看似方便的行为都要远离。如瞅人说话呀,都是这样。就像两人在说话,一想起来,你那天怎么怎么地了,就想说人家。一寻思,哎,行了,不说了,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他已经忏悔了,或已经改过了。不能再把人家东西给拿出来。

俗话说:打人不打脸,说话不揭短。你要揭人短哪,并非人短,实际上自己就短了一块。打人不打脸,本来人家那块疼,你总去揭人的伤疤。最后,你把人伤疤揭得哭笑不得,你心里偷着快乐,这都不是好事情。我们做人,都应该远离这些东西。

凡是求人过失的地方一定要远离,否则的话,我们很难做一个大丈夫,堂堂正正的。大丈夫从来都是光明磊落,从来不斜视,更没有斜视的地方。世间人也有这种好样的人,但大部分人都是以发现什么秘密而兴奋。实际上是最大一个弊病,也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情。这样的人容易断灭善根,而且很容易堕落地狱里去。所以这是一切智者常所远离的。

  毁灭佛塔(佛寺)破坏佛像,其罪虽是极为深重,但尚不及说比丘(僧众)过恶的无间重罪。所以《戒经》说:“宁可毁塔坏寺,不说他比丘粗恶罪。”古人也说: “宁搅千江水,不动道人心。”

《月灯三昧经》卷五,佛陀告诉月光童子偈云: 

所有一切阎浮处  毁坏一切佛塔庙

 若有毁谤佛菩提  其罪广大多于彼

 若有杀害阿罗汉  其罪无量无边际

 若有诽谤修多罗  其罪获报多于彼。

(下面的偈颂与上面的偈颂不属同一部经,互不相连)

须知口祸债难偿,一语能招万世殃;

智者三尊恭敬礼,痴人起慢毁资粮。

    就是所有的一切阎浮提处,所有的众生处,毁坏一切佛塔庙,还有谤佛,毁谤菩提,其罪广大,非常多;若人杀害阿罗汉,其罪是无量无边际的;要有诽谤修多罗,修多罗就是经。毁坏经书,其罪获报多于彼。主要是这些东西(罪业),都来源于什么呢?就是口祸。你一旦造了口祸债难偿啊。

    过去,因一语毁了全市人、全家人的事太多了。而且有的人,特别是当官的。如果这个心要不正,一句话就把人送到死刑上去了。有的人一句话能救万民。你看过去很多的慈悲官,一旦发现了有需要救灾等事情,如果他一发慈悲心,“哎,确实应该帮帮,这头太困难了。”一句话就能救了万民。而有的人不是这样,一句话就坑了很多人,“哎,这个地方老百姓,全是刁民!”完了!把这一方就给害了。

    还有的人呢,没有这么大权利。在邻居中好说闲话:“这女人哪,她不正经。”说那女人不正经,“老和那对门眉来眼去。”你也不知道,也没看着。或是就你见着了,是真有假有,都两说着。你说完了,女的为了一时的过失,最后弄一个自杀,活不下去了,或是别人再杀她,或者她杀别人。这一家跟着背个黑锅。最后弄得整个的两家都毁掉,连亲戚朋友都得乱,造成大祸。所以说一句话就毁了多少人的事情,太多太多。

    所以说,“一语能招万世殃”。晁错为什么他被腰斩于市呢?就因为袁盎说了一句话。虽然晁错有点过失也好,或是什么的,但是终归由于袁盎一句话而被斩的。被斩了以后,他谁也不恨,就恨袁盎,跟着他十世,就要报仇。(编者注:此事缘详见后附录三)

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(之四) - guiyewenxue - guiyewenxue 的博客

    所以说,口业、口祸债难偿啊。而我们天天说,你想一想,我们得造多少口业?说三说四那是最危险的事情。所以说千万要谨慎,千万不要说。如果一人口业少,而不说别人的过失,这个人处处受到尊重,大家都放心。而且大家都愿意亲近他,他不危险。而好说口业的,虽然你有各种的本领,大家也要远离你。因为什么呢?谁有那点毛病一旦叫你抓住了,你给到处说,真受不了。何况有的人即使没有,他都想说呢,更得远离了,看见他都把脸挡起来走。为什么挡起来走呢?怕他发现你。他给你一使眼神,一做故事,最后说不定把你坑到哪去了,卖了你都不知道,所以说要非常小心。

    “智者三尊恭敬礼,”要礼佛、法、僧,要恭敬佛法僧,这是作为智者常应该做的。要尊重自己的身口意。“痴人起慢毁资粮”,你如果产生各种的慢心,以后会毁掉你所有的资粮。你想修道,没因缘;你想出家,不成;你想找正法的地方,不允许;你想成佛,那就更不行了;你想去打坐,你想闭关哪,你想去行道啊,住小茅蓬,一概不允许。只好怎么办?流落在世间上造业,你走哪都不通。因为什么?你没有资粮,不给你开那个通行证。

    妙祥法师对沙弥开示关于忏悔:说僧过恶 犯大重罪 (之四) - guiyewenxue - guiyewenxue 的博客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